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重赠乐天

[元稹人物]  [元稹诗词]  [隋唐]
休遣玲珑唱我诗,
我诗多是别君词。
明朝又向江头别,
月落潮平是去时。
玲珑:乐人名。原诗题下自注:“乐人高玲珑能歌,歌予数十诗。”
在我国文学发展史上,元稹和白居易这两个著名诗人之间长久而真挚的友谊一直被传为文坛佳话。他们同在贞元十九年以“拔萃”登科,同在元和元年应制举“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并分别以第一和第四的名次入选。他们共同参加并领导了新乐府运动。“行止通塞,靡所不同,金石胶漆,未足为喻。死生契阔者三十载,歌诗唱和者九百章。”(白居易《祭元微之文》,《白居易集》卷六十九)是这两位文坛巨子间友谊的真实写照。对于他们二人来说,暂时的分离也仍然是那样不堪忍受。穆宗长庆年间,元稹与裴度被人离间,元稹被贬外放,任越州刺史兼浙东观察史。当时白居易也因为给皇帝的上书不被采用,自求外任,为杭州刺史。二人分处两地,难以朝夕相聚,然杭、越相邻,二人得以时相过从,又是不幸中之大幸。“交契素深,杭、越邻境,篇咏往来,不间旬浃。尝会于境上,数日而别。”(《旧唐书·白居易传》)可见这两位已有二十余年交情的诗人,仍在排除外界的干扰。保持和发展着他们的友谊。这首《重赠》便是这个时期元白二位诗人纯真友情的见证。

首二句“休遣玲珑唱我诗,我诗多是别君词”,不但令人想见他们交谊之厚。酬唱之多,亦且含有会少离多之意。在元稹的诗集中,这首诗的前面有一首《赠乐天》:“莫言邻境易经过,彼此分符欲奈何。垂老相逢渐难别,白头期限各无多。”当与《重赠乐天》为同时作品。其时诗人不过四十几岁,然而世事的艰难,宦海的沉浮已使他有“垂老”之叹。他特别珍惜这暮年的友谊,这在走过了几十年的人生征途后愈显得珍贵无比的人间真挚的友谊,已成为诗人医治心灵创伤的最好慰藉。然而,经常的离别又使诗人感到忧伤,所以他的“别君词”也必然充满了哀怨凄清之感。因而诗人一开始便道出“莫遣玲珑唱我诗,我诗多是别君词”的感叹。这两句较之《赠乐天》中“莫言邻境易经过,彼此分符欲奈何”显得更婉转,含蓄,也更能打动读者。第三句“明朝又向江头别”则是上承第.二句而来。因为离多会少,故著一“又”字,可见饱尝这别离的滋味已经非止一次了。明朝潮平月落。又要与君分另吐江头。俞陛云说。“灞岸攀条,阳关撅笛,人所难堪,况交如元白乎。题目‘重赠乐天’,见临别言之不尽也。”(《诗境浅说》续编)

在这首诗的后面有一首《别后西陵晚眺》:“晚日未抛诗笔砚,夕阳空望郡楼台。与君后会知何日?不似潮头暮却回。”显然是这次分手之后行走到西陵,即今浙江省萧山县西北西兴镇时所作。正是“别时容易见时难”,潮水退而复回。何等容易,而对两个将近暮年的诗人来说。相见一次又是何等艰难.明白了这一点,读者就不难理解《重赠乐天》这短短的四句诗中所包含的莫大哀愁。从而与诗人发生共鸣,为他们之间真挚深厚的友情所感动。

陆时雍《诗镜总论》说:“凡情无奇而自佳者,景不丽而自妙者,韵使之然也。”的确,有些抒情诗,看起来情景平常,手法也似无过人处,但读后令人回肠荡气,经久不忘。其艺术魅力主要来自回环往复的音乐节奏,及由此产生的“韵”或韵味。《重赠乐天》就是这样的一首抒情诗。它是元稹在与白居易一次别后重逢又将分手时的赠别之作。先当有诗赠别,所以此诗题为“重赠”。

首句提到唱诗,便把读者引进离筵的环境之中。原诗题下自注:“乐人商玲珑(中唐有名歌唱家)能歌,歌予数十诗”,所以此句用“休遣玲珑唱我诗”作呼告起,发端奇突。唐代七绝重风调,常以否定、疑问等语势作波澜,如“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高適)、“休唱贞元供奉曲,当时朝士已无多”(刘禹锡),这类呼告语气容易造成动人的风韵。不过一般只用于三、四句。此句以“休遣”云云发端,劈头喝起,颇有先声夺人之感。

好朋友难得重逢,分手之际同饮几杯美酒,听名歌手演唱几支歌曲,本是很愉快的事,何以要说“休唱”呢?次句就象是补充解释。原来筵上唱离歌,本已添人别恨,何况商玲珑演唱的大多是作者与对面的友人向来赠别之词呢,那不免令他从眼前情景回忆到往日情景,百感交集,难乎为情。呼告的第二人称语气,以及“君”字与“我”字同现句中,给人以亲切的感觉。上句以“我诗”结,此句以“我诗”起,就使得全诗起虽突兀而款接从容,音情有一弛一张之妙。句中点出“多”“别”,已暗逗后文的“又”“别”。

三句从眼前想象“明朝”,“又”字上承“多”字,以“别”字贯串上下,诗意转折自然。四句则是诗人想象中分手时的情景。因为别“向江头”,要潮水稍退之后才能开船;而潮水涨落与月的运行有关,诗中写清晨落月,当近望日,潮水最大,所以“月落潮平是去时”的想象具体入微。诗以景结情,余韵不尽。

此诗只说到就要分手(“明朝又向江头别”)和分手的时间(“月落潮平是去时”),便结束,通篇只是口头语、眼前景,可谓“情无奇”、“景不丽”,但读后却有无穷余味,给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原因何在呢?这是因为此诗虽内容单纯,语言浅显,却有一种萦回不已的音韵。它存在于“休遣”的呼告语势之中,存在于一、二句间“顶针”的修辞格中,也存在于“多”“别”与“又”“别”的反复和呼应之中,处处构成微妙的唱叹之致,传达出细腻的情感:故人多别之后重逢,本不愿再分开;但不得已又别,令人恋恋难舍。更加上诗人想象出在熹微的晨色中,潮平时刻的大江烟波浩渺,自己将别友而去的情景,更流露出无限的惋惜和惆怅。多别难得聚,刚聚又得别,这种人生聚散的情景,借助回环往复的音乐律感,就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这里,音乐性对抒情性起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阿放 2009/12/3 13:09:04
更多
  • 元稹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连昌宫中满宫竹,岁久无人森似束。又有墙头千叶桃,风动落花红蔌蔌。宫边老翁为余泣:“小年进食曾因入。上皇正在望仙楼,太真同凭阑干立。楼上楼前尽珠翠,炫转荧煌照天地。归来如梦复如痴,何暇备言宫里事!初届寒 …
  •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嫁得浮云婿,相随即是家。嫁夫恨不早,养儿将备老。
  •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 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我今因病魂颠倒,惟梦闲人不梦君!
  •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 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何如。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
  • 五年江上损容颜,今日春风到武关。两纸京书临水读,小桃花树满商山。
  •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几多时。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