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过故人庄

[孟浩然人物]  [孟浩然诗词]  [隋唐]
过①故人庄

故人具②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③,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④菊花。
①过:拜访。
②具:准备。
③场圃:农家的小院。
④就:赴。这里指欣赏的意思。
这是一首田园诗,描写农家恬静闲适的生活情景,也写老朋友的情谊。诗由“邀”到“至”到“望”又到“约”一径写去,自然流畅。语言朴实无华,意境清新隽永。

沈德潜称孟浩然的诗“语淡而味终不薄”(《唐诗别裁》)。也就是说,读孟诗,应该透过它淡淡的外表,去体会内在的韵味。《过故人庄》在孟诗中虽不算是最淡的,但它用省净的语言,平平地叙述,几乎没有一个夸张的句子,没有一个使人兴奋的词语,也已经可算是“淡到看不见诗”(闻一多《孟浩然》)的程度了。它的诗味究竟表现在哪里呢?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这一开头似乎就象是日记本上的一则记事。故人“邀”而我“至”,文字上毫无渲染,招之即来,简单而随便。这正是不用客套的至交之间所可能有的形式。而以“鸡黍”相邀,既显出田家特有风味,又见待客之简朴。正是这种不讲虚礼和排场的招待,朋友的心扉才往往更能为对方敞开。这个开头,不甚着力,平静而自然,但对于将要展开的生活内容来说,却是极好的导入,显示了气氛特征,又有待下文进一步丰富、发展。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走进村里,顾盼之间竟是这样一种清新愉悦的感受。这两句上句漫收近境,绿树环抱,显得自成一统,别有天地;下句轻宕笔锋,郭外的青山依依相伴,则又让村庄不显得孤独,并展示了一片开阔的远景。这个村庄座落平畴而又遥接青山,使人感到清淡幽静而绝不冷奥孤僻。正是由于“故人庄”出现在这样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中,所以宾主临窗举杯,“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才更显得畅快。这里“开轩”二字也似乎是很不经意地写入诗的,但上面两句写的是村庄的外景,此处叙述人在屋里饮酒交谈,轩窗一开,就让外景映入了户内,更给人以心旷神怡之感。对于这两句,人们比较注意“话桑麻”,认为是“相见无杂言”(陶渊明《归田园居》),忘情在农事上了,诚然不错。但有了轩窗前的一片打谷场和菜圃,在绿阴环抱之中,又给人以宽敞、舒展的感觉。话桑麻,就更让你感到是田园。于是,我们不仅能领略到更强烈的农村风味、劳动生产的气息,甚至仿佛可以嗅到场圃上的泥土味,看到庄稼的成长和收获,乃至地区和季节的特征。有这两句和前两句的结合,绿树、青山、村舍、场圃、桑麻和谐地打成一片,构成一幅优美宁静的田园风景画,而宾主的欢笑和关于桑麻的话语,都仿佛萦绕在我们耳边。它不同于纯然幻想的桃花源,而是更富有盛唐社会的现实色采。正是在这样一个天地里,这位曾经慨叹过“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的诗人,不仅把政治追求中所遇到的挫折,把名利得失忘却了,就连隐居中孤独抑郁的情绪也丢开了。从他对青山绿树的顾盼,从他与朋友对酒而共话桑麻,似乎不难想见,他的思绪舒展了,甚至连他的举措都灵活自在了。农庄的环境和气氛,在这里显示了它的征服力,使得孟浩然似乎有几分皈依了。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孟浩然深深为农庄生活所吸引,于是临走时,向主人率真地表示将在秋高气爽的重阳节再来观赏菊花。淡淡两句诗,故人相待的热情,作客的愉快,主客之间的亲切融洽,都跃然纸上了。这不禁又使人联想起杜甫的《遭田父泥饮美严中丞》:“月出遮我留,仍嗔问升斗。”杜诗田父留人,情切语急;孟诗与故人再约,意舒词缓。杜之郁结与孟之恬淡之别,从这里或许可以窥见一些消息吧。

一个普通的农庄,一回鸡黍饭的普通款待,被表现得这样富有诗意。描写的是眼前景,使用的是口头语,描述的层次也是完全任其自然,笔笔都显得很轻松,连律诗的形式也似乎变得自由和灵便了。你只觉得这种淡淡的平易近人的风格,与他描写的对象──朴实的农家田园和谐一致,表现了形式对内容的高度适应,恬淡亲切却又不是平浅枯燥。它是在平淡中蕴藏着深厚的情味。一方面固然是每个句子都几乎不见费力锤炼的痕迹,另一方面每个句子又都不曾显得薄弱。比如诗的头两句只写友人邀请,却能显出朴实的农家气氛;三四句只写绿树青山却能见出一片天地;五六句只写把酒闲话,却能表现心情与环境的惬意的契合;七八句只说重阳再来,却自然流露对这个村庄和故人的依恋。这些句子平衡均匀,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意境,把恬静秀美的农村风光和淳朴诚挚的情谊融成一片。这是所谓“篇法之妙,不见句法”(沈德潜《唐诗别裁》)。“不鉤奇抉异……若公输氏当巧而不巧者”(皮日休《郢州孟亭记》)。他把艺术美深深地融入整个诗作的血肉之中,显得自然天成。这种不炫奇猎异,不卖弄技巧,也不光靠一两个精心制作的句子去支撑门面,是艺术水平高超的表现。譬如一位美人,她的美是通体上下,整个儿的,不是由于某一部位特别动人。她并不靠搔首弄姿,而是由于一种天然的颜色和气韵使人惊叹。正是因为有真彩内映,所以出语洒落,浑然省净,使全诗从“淡抹”中显示了它的魅力,而不再需要“浓饰盛妆”了。
阿放 2009/11/18 14:59:06
沈德潜称孟浩然的诗“语淡而味终不薄”(《唐诗别裁》)。也就是说,读孟诗,应该透过它淡淡的外表,去体会内在的韵味。《过故人庄》在孟诗中虽不算是最淡的,但它用省净的语言,平平地叙述,几乎没有一个夸张的句子,没有一个使人兴奋的词语,也已经可算是“淡到看不见诗”(闻一多《孟浩然》)的程度了。它的诗味究竟表现在哪里呢?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这一开头似乎就象是日记本上的一则记事。故人“邀”而我“至”,文字上毫无渲染,招之即来,简单而随便。这正是不用客套的至交之间所可能有的形式。而以“鸡黍”相邀,既显出田家特有风味,又见待客之简朴。正是这种不讲虚礼和排场的招待,朋友的心扉才往往更能为对方敞开。这个开头,不甚着力,平静而自然,但对于将要展开的生活内容来说,却是极好的导入,显示了气氛特征,又有待下文进一步丰富、发展。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走进村里,顾盼之间竟是这样一种清新愉悦的感受。这两句上句漫收近境,绿树环抱,显得自成一统,别有天地;下句轻宕笔锋,郭外的青山依依相伴,则又让村庄不显得孤独,并展示了一片开阔的远景。这个村庄座落平畴而又遥接青山,使人感到清淡幽静而绝不冷奥孤僻。正是由于“故人庄”出现在这样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中,所以宾主临窗举杯,“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才更显得畅快。这里“开轩”二字也似乎是很不经意地写入诗的,但上面两句写的是村庄的外景,此处叙述人在屋里饮酒交谈,轩窗一开,就让外景映入了户内,更给人以心旷神怡之感。对于这两句,人们比较注意“话桑麻”,认为是“相见无杂言”(陶渊明《归田园居》),忘情在农事上了,诚然不错。但有了轩窗前的一片打谷场和菜圃,在绿阴环抱之中,又给人以宽敞、舒展的感觉。话桑麻,就更让你感到是田园。于是,我们不仅能领略到更强烈的农村风味、劳动生产的气息,甚至仿佛可以嗅到场圃上的泥土味,看到庄稼的成长和收获,乃至地区和季节的特征。有这两句和前两句的结合,绿树、青山、村舍、场圃、桑麻和谐地打成一片,构成一幅优美宁静的田园风景画,而宾主的欢笑和关于桑麻的话语,都仿佛萦绕在我们耳边。它不同于纯然幻想的桃花源,而是更富有盛唐社会的现实色采。正是在这样一个天地里,这位曾经慨叹过“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的诗人,不仅把政治追求中所遇到的挫折,把名利得失忘却了,就连隐居中孤独抑郁的情绪也丢开了。从他对青山绿树的顾盼,从他与朋友对酒而共话桑麻,似乎不难想见,他的思绪舒展了,甚至连他的举措都灵活自在了。农庄的环境和气氛,在这里显示了它的征服力,使得孟浩然似乎有几分皈依了。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孟浩然深深为农庄生活所吸引,于是临走时,向主人率真地表示将在秋高气爽的重阳节再来观赏菊花。淡淡两句诗,故人相待的热情,作客的愉快,主客之间的亲切融洽,都跃然纸上了。这不禁又使人联想起杜甫的《遭田父泥饮美严中丞》:“月出遮我留,仍嗔问升斗。”杜诗田父留人,情切语急;孟诗与故人再约,意舒词缓。杜之郁结与孟之恬淡之别,从这里或许可以窥见一些消息吧。

一个普通的农庄,一回鸡黍饭的普通款待,被表现得这样富有诗意。描写的是眼前景,使用的是口头语,描述的层次也是完全任其自然,笔笔都显得很轻松,连律诗的形式也似乎变得自由和灵便了。你只觉得这种淡淡的平易近人的风格,与他描写的对象──朴实的农家田园和谐一致,表现了形式对内容的高度适应,恬淡亲切却又不是平浅枯燥。它是在平淡中蕴藏着深厚的情味。一方面固然是每个句子都几乎不见费力锤炼的痕迹,另一方面每个句子又都不曾显得薄弱。比如诗的头两句只写友人邀请,却能显出朴实的农家气氛;三四句只写绿树青山却能见出一片天地;五六句只写把酒闲话,却能表现心情与环境的惬意的契合;七八句只说重阳再来,却自然流露对这个村庄和故人的依恋。这些句子平衡均匀,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意境,把恬静秀美的农村风光和淳朴诚挚的情谊融成一片。这是所谓“篇法之妙,不见句法”(沈德潜《唐诗别裁》)。“不鉤奇抉异……若公输氏当巧而不巧者”(皮日休《郢州孟亭记》)。他把艺术美深深地融入整个诗作的血肉之中,显得自然天成。这种不炫奇猎异,不卖弄技巧,也不光靠一两个精心制作的句子去支撑门面,是艺术水平高超的表现。譬如一位美人,她的美是通体上下,整个儿的,不是由于某一部位特别动人。她并不靠搔首弄姿,而是由于一种天然的颜色和气韵使人惊叹。正是因为有真彩内映,所以出语洒落,浑然省净,使全诗从“淡抹”中显示了它的魅力,而不再需要“浓饰盛妆”了。

(唐诗鉴赏大辞典)
阿放 2009/11/18 14:59:21
杜甫曾称赞孟浩然“清诗句句尽堪传”(《解闷十二首》)清人沈德潜也评孟诗“语淡而味终不薄”(《唐诗别裁》)平淡而富有思致,清新而余味无穷,正是孟浩然诗之主要特点。

孟浩然以山水隐逸为主要题材,风格恬淡孤清。我们知道,盛唐时期最有代表性的诗歌题材是政治诗和边塞诗。而孟浩然,这类诗很少,边塞诗只有两首,七言歌行一首也没有,他很少反映盛唐时期沸腾生活,他好像是一位被时代遗弃在外的人。他的这一特点与其一生的特殊经历和思想有着直接的关系。

孟浩然诗歌的特殊风格是恬淡、孤清。恬淡——指的是语言,孤清——指的是诗人在诗中所表现的心境。先看诗中所反映的孤清的心境。孟浩然的山水诗,特别是他落第以后于吴越等地作的山水诗,常常揉入游子的漂泊之感,给山水染上一层清冷的颜色。诗人的遁世愤世情绪,使山水诗也渗透着感伤的情调。像《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中,写山水是“山暝听猿愁,沧江急夜流。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宿建德江》“移舟泊夜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这些诗句中都揉进了游子漂泊之感。描写山水景色中寄寓着乡思,淡泊的意境中流露出淡淡的愁绪。如果拿这些作品与李白描写山水的作品,如《庐山瀑布》等相比,对孟浩然的孤清就会有比较清楚的认识。虽然他也有一些豪壮的句子,如“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当然,这样雄伟的诗句不是孟浩然诗句的主流。

再看孟浩然恬淡这一特色。他的隐逸诗多表现了孑身自好的情趣,以及怀才不遇的苦闷,缺乏对理想的追求]和浓郁的乡土气息。他虽过了较长时间的隐逸生活,但并没有参加劳动,没有接近农民,所以他的诗不可能像陶渊明诗那样反映生活和劳动。他的隐逸诗创造了一种恬淡幽雅、静谧的意境,以及彼此相补的抒情主人公的形象。现以《过故人庄》作些分析:

《过故人庄》是孟浩然隐居襄阳鹿门山时所写的一首田园诗。这首诗题材普通,叙事写景朴实,语言平淡,然而,“淡极始知花更艳”。我们读这首诗,当透过平淡的外表,去感受其内在的韵味,即真趣盎然的田园风光,简约朴实的田家生活,坦率纯真的主客情谊,以及洋溢其间的诗人因政治失意而一时忘情在农事,忘怀于世事,陶醉于田园的愉悦之情。

先看诗题:题中“过”字,是访问,拜访似的意思。“故人”就是老朋友。从诗题即可知道,这是一首描写乡村访友的诗。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首联写应邀赴约。“具”,备办。朋友杀了家中自养的鸡,煮了可口的黄米饭,邀请诗人前去做客。这两句如谈家常的叙述告诉我们,故人是以俭朴的“鸡黍”之宴相邀,而诗人则是一“邀”就“至”。这里通过“鸡黍”这样具体细致的事物描写,点出了田家生活的情景和朋友之间的淳真友谊。所以开头两句不仅表现了田家特有的淳朴风味和朴实的农家气氛,而且也揭示出诗人与故人之间的亲密关系。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颔联写访友途中见故人庄的景色。诗人缓步徐行,只见成排的绿树环绕着村庄,青翠的山岭斜立在城外。田园风光清新如画,而诗人快愜舒畅的感情也在景物描绘中自然流露出来。在取景布景方面,两句采用由近及远的手法。近处,连接成片的树木呈现一片葱绿;远处,春笋般矗立的山岭现出淡淡身影。绿树掩映下的村庄近景,与城郭依依相伴的青山远景,层次分明,浓淡有致,相映成趣,显示出一种和谐而单纯的农村美景。这两句是全诗的灵魂,诗人赞美了农家幽静的环境,表现出极其恬适的心情,思想感情与艺术形象自然地交融在一起。“合”“斜”二字使村边的绿树和郭外的青山产生了生动的姿态,这农村图景尤如一幅风格淡远的水彩画,历历在目,把读者带入恬静而秀美的艺术境界中。这两个字的使用真可以说是一字一景,表现力很强。

前四句写诗人来到田家、看到田家,那么他和老朋友都谈些什么呢?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颈联写与故人饮酒畅谈的情景。“开轩”,打开窗子。“场”,打谷场;“圃”,种菜的园地。这两句意为,打开窗户,正好对着一片打谷场和几畦菜地,两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话着农事安排,“开轩”二字,由上联对村庄外景的描绘,转到对屋内欢晤的叙述,即由田园的自然美转写到田家的生活美。读着这两句,只觉有一种乡村风味和泥土气息扑面而来,我们眼前仿佛呈现打谷场上摊晒着的金色稻谷和菜园中翠绿的菜蔬,耳畔仿佛传来宾主共话桑麻的欢声笑语。这两句写得非常朴素切实。但细读起来,真不知里面包含了多少话语和多么广泛的农家事物。诗人对田园生活的关心和对朋友深情厚意地流露,使心情与环境有机地结合起来。我们说,此情此景,自然使诗人忘却了个人的荣辱得失,官场的尔虞吾诈。所以这两句不仅是叙述宾主的饮酒晤谈,而且也表露着诗人徜徉于田园,醉心于隐逸的生活情趣.在前四句的基础上,这两句把田家古风淳朴的生活环境表现得更加具体,把朋友欢聚时的欢乐气氛渲染得更为浓郁。

以上四句写的非常自然,但细细体会,就可看出诗人是以他到田家做客为线索,从村边进入村内,然后进入友人室内,并以此行踪之先后写下来的。几句合在一起,即远处是青山,近处是村边绿树,而友人居室正面对着谷场和菜园。这就构成了一幅恬静、朴素的田园风光。面对着这种纯朴的环境,诗人把世间的名利、得失、穷达、荣辱都已忘怀了。在这样的环境和气氛中,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全抛到一边去了。和朋友畅谈农事兴味很浓。此次聚会的兴味之浓,以至于还有后约。诗人喜欢这个地方,喜欢这里的生活,所以临走时他不客气的对主人说: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尾联写诗人的告别之语。诗人直率地表示,等到重阳节那天,我还要再来观赏菊花,和你重聚。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登高、赏菊。古人有重阳饮酒赏菊的风俗,而且这天又是亲人团聚、朋友相会的佳节。诗人主动提出重阳再会,在一般人看来似乎过于直言不讳了,然而正是不邀自来的预约,才把故人相待的热情,自己做客的愉快,以及朋友之间融洽亲密的感情和盘托出。“就”,亲近。原义是接近、靠近。这里有不邀自来的意思。为什么还要来呢?当然是诗人对农村田园生活的喜爱和对老朋友的热情款待难于忘情,是分不开的。结句的抒写正合于前几句的思想感情,并用“重阳”和“菊花”把这种感情更加深化了。“再”字也突出表现了难以忘怀的思想感情。结尾两句写的是临别时讲的话。临别而有后约,可见此次访问所见农家风光和友人的真情,已经深深地吸引了诗人。所以这结尾写的虽是将来之约,但表现的却是眼下的情感,是那种自然的、朴素的、真率的忘怀名利的胸襟。

读完这首田园诗,我们感到它就像一幅农村风物画,生活气息是浓厚的。在诗人笔下,田园风光是那么秀美可爱,农村生活是那么宁静淳朴,生活田家特有的淳朴风味,而且也揭示出诗人与故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在那里的人们又是那么恬然自适。这中间,固然有封建文人缺乏劳动生活的局限,但诗人确实是在田园中找到了人生的乐趣,这就使得他在尽情歌唱美丽的田园风光和淳朴的田家生活的同时,把自己热爱田园生活,珍惜人间友谊,追求理想中的社会美的真实感情渗透到字里行间,并以忘怀名利的超旷怡悦之情蕴藏其中,所以我们读后感到兴会自然,情味隽永,亲切感人,并获得历久难忘的印象。

采用白描的手法,不饰雕琢,景物清新秀丽,写情意直挚深厚,把田家生活写写的简朴可爱。全诗语言明白晓畅,行文从容自在。虽是律诗,却不见熔炼词句的痕迹,不以锻铸奇情异彩的警句见长。这首诗究竟哪一句写的特别精彩,很难说。而是凭借极为平常的叙述,自然流露出深厚的情味。更值得称道的是,这首诗在质朴无华的外衣下,却蕴藏着深厚纯美的内涵。如写故人邀请却能表现农村风气的淳朴,写把酒畅谈却能反映对田家生活的恬然自乐。所以清人黄生说此诗“浅之至而深,淡之至而浓。”(《唐诗摘抄》)近人闻一多说“孟浩然不是将诗紧紧筑在一联或一句里,而是将它冲淡了,平均分散在全篇中。淡到看不见诗了,才是真正孟浩然的诗。”看似平淡而诗味醇厚,读了这首《过故人庄》,我们对孟诗的“淡而浓”这一特点是会有所体会的。

孟浩然受陶渊明影响很深。孟诗不同于陶之诗,因为孟浩然没参加农村劳动,也没接近过农民,所以离不开个人小天地。二人诗虽说都恬淡,但陶诗在恬淡中有热情,孤清却又亲切。所以无论在诗的内容、境界上,孟都远不如陶。但与初唐诗歌相比,他的诗题材扩大了,语言纯净了,格调提高了,有极大的进步,显示出从初唐到盛唐的过渡。同时他对五律也有发展、贡献。孟浩然在繁荣的盛唐诗歌中,呈现出别具一格的独特诗风。我们应透过他淡淡的外表,去体会内在的韵味。

(肖旭)
阿放 2009/11/18 14:59:50
更多
  • 孟浩然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 潮落江平未有风,扁舟共济与君同。时时引领望天末,何处青山是越中。
  •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东林精舍近,日暮空闻钟。
  • 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渺茫。日暮征帆何处泊?天涯一望断人肠。
  •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①。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 宿建德江①移舟②泊烟渚③,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 挂席东南望,青山水国遥。舳舻争利涉,来往接风潮。问我今何适?天台访石桥。坐看霞色晓,疑是赤城标。
  • 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我家襄水曲①,遥隔②楚云端。乡泪客中尽,孤帆天际看。迷津欲有问③,平海④夕漫漫。
  •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①。当路②谁相假③,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 一丘常欲卧,三径①苦无资。北土非吾愿,东林怀我师。黄金燃桂尽,壮志逐年衰。日夕凉风至,闻蝉但益悲。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