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蜀道后期

[张说人物]  [张说诗词]  [隋唐]
客心争日月[①],
来往预期程[②]。
秋风不相待[③],
先至洛阳城。
[①]客:飘泊异乡故称“客”,此是诗人自称,当时他奉命出使四川未归。
争日月:争取时间。
[②]预期程:原先安排好,定下来的归期。
[③]待:等待。
在文学创作方面,张说的主要成就不在诗歌,但他的诗也写得很好,尤其是五言律诗与绝句,清新婉曲,内含隐秀,为人所传诵。

这首五绝写的是旅途思归的怅惘情绪。张说曾奉使四川。他的《被使在蜀》一诗中有句;“即今三伏尽,尚自在临邛,归途千里远,秋月定相逢。”可见他原先确实是预定在秋天到来之前赶回洛阳的。但事出意外,羁旅久留,秋风已起,他竟未能回归,这自然会引出来许多的思念与感触,更何况面对着这落叶飘零的满眼秋色!感触既深,自然要寻求原因,便不能不归恨子这“后期”,题中这两今字是构成全诗的总触发点与关键,诗人全部怅惘情绪正是从这里引发出来的。

为了表现这一点,诗一开始,便天衣无缝地化用了一个典故。南朝齐诗人谢眺写过这样两句诗;“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府同僚》),诗中借那不舍昼夜的大江流水来比喻自己对故都不断的怀念与急切思归的心情。张说从中脱化出“客心争日月”一句诗,非常准确地表现了外乡游于、羁旅行人为及早回归,是怎样分分秒秒地珍惜着时光。接下去是补充与申说:“来往预期程”。这就表明眼下的思归,不全然是秋风而引起,因为在出使而尚未启程之时,就预先计算好了归期的,眼前的秋风只不过使这种思归的心情显得更急切罢了。正因为诗人把这种思念推前到出使之前,就和常见的触景生情,睹秋色才生归思的诗不一样,它的这种情绪显得更浓烈,也更真切。有了这个基础,再转入下一层,抒写自己的内心感触,点明题意。按说,诗人该告诉我们他原定回归的时间了吧?可是,没有。他却突然掷笔天外去写那催人思归的秋风,怨它不肯暂停脚步,在此稍待时日,却自顾自地北去,竟抢先到达东都洛阳了。诗贵含蓄,而含蓄又往往得力于婉曲的表达,这两句诗便是如此。诗人一改前两句的直说而取曲笔的写法,不仅使笔法富于变化,更主要的是使自己内在的情思得到了更具体真切的表现,它不直言“后期”,而自己预定归期,却至今未归的处境全在诗中暗自点染了出来,读来情趣盎然.所以;黄白山评论说:“后期者,不果前期也。此何干秋风而怨冀不相待?‘诗别有趣,而不关理’,即此之谓。”(《唐诗摘钞》)也正因为如此。这种“诗味”才显得特别浓郁,表现得特别自然。而这种借曲笔来传达情趣的写法,正是张说五言律诗,绝句的一个主要的艺术特色。

这首诗是张说在校书郎任内出使西川时写的,虽只寥寥二十字,却颇能看出他写诗的技巧和才华。

一个接受任务到远地办事的人,总是怀着对亲人的眷恋,一到目的地,就掐指盘算着回归的日期,这种心情是很自然的。但张说能把这种幽隐的心情“发而为诗”,而且压缩在两句话里,却不简单。

“客心争日月,来往预期程。”“客心”是旅外游子之心,“争日月”,象同时间进行一场争夺战。这“争”字实在下得好,把处在这种地位的游子的心情充分表露出来了。“来往预期程”,是申说自己所以“争日月”的缘故。公府的事都有个时间规定,那就要事先进行准备,作出计划,所以说是“预”。十个字把诗人当时面临的客观情况,心里的筹划、掂量,都写进去了,简炼明白,手法很高明。

这十个字又是下文的伏笔。本来使蜀的日程安排是十分紧凑的,然而诗人回归之心更急切,他要力争按时回洛阳。他是洛阳人,在洛阳有家,预期回归,与家人团聚。

下文忽然来个大转折:“秋风不相待,先至洛阳城。”不料情况突变,原定秋前赶回洛阳的希望落空了。游子之心,当然怅惘。然而诗人却有意把人的感情隐去,绕开一笔,埋怨起秋风来了:这秋风呵,也是够无情的,它就不肯等我一等,径自先回洛阳城去了。

这一笔,妙在避开了率直无味的毛病,而且把人格化了的秋风形容为“无情的秋风”。这秋风先至,自然要引起许多烦恼。可以试想,秋风一至洛阳,亲人们必然要翘首企盼;而自己未能如约的苦衷就更不用说了。淡淡一笔,情致隽永深厚。

在这里,诗人到底是埋怨秋风,还是抒发心中的烦恼?诗中没有明说,颇费人寻绎,正是所谓“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欧阳修《六一诗话》)。不过可以想见,诗人对于这次情况的突然变化,确实感到意外,或有点不满,不过他用的是“含蓄”的语言罢了。

张说早些时就写过一首《被使在蜀》诗:“即今三伏尽,尚自在临邛。归途千里外,秋月定相逢。”归期定在秋月,即此诗所谓“预期程”。不料时届秋令,秋风已起,比诗人“先至洛阳城”,他却落后了,即诗题所谓“后期”。秋风本是按时而起,无所谓“先”;只因诗人归期“后”了,便显出秋风的“先”来。两首合看,于诗中的情味当有更深的体会。
阿放 2009/12/3 12:47:15
更多
  • 张说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巴陵一望洞庭秋,日见孤峰水上浮。闻道神仙不可接,心随湖水共悠悠。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