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生查子(去年元夜时)

[欧阳修人物]  [欧阳修诗词]  [宋朝]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错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1]元夜:农历正月十五夜,即元宵节,也称上元节
[2]花市:繁华的街市。

按:此词一说欧阳修作,但《六一词》与其它词集互杂极多,不足为凭。力辩此词非朱淑真所作者如《四库提要》,乃出于保全淑真“名节”,卫道士心态,何足道哉!细赏此词,似非六一居士手笔,实乃断肠之声。淑真另有一首《元夜诗》,可与此词互看:“火烛银花触目红,揭天吹鼓斗春风。新欢入手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赏灯那待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

【词牌知识】
生查子,唐教坊曲名。调见《尊前集》。仄韵,双调,四十字,上下片各为一首仄韵五言绝句。单数句不是韵位,但末一字限用平声,在双数句用韵。始见韦应物词。“查”读“楂”。

又名《楚云深》、《相和柳》、《睛色入青山》、《梅溪渡》、《陌上郎》、《遇仙楂》、《愁风月》、《绿罗裙》等。

双片四十字,上下片各两仄韵。各家平仄颇多出入,与作仄韵五言绝句相仿。多抒发怨抑之情。其中,格式一最为常见,但需要注意第一句不能犯孤平。

格式一:
(前片)
⊙○⊙●○,
⊙●○○▲。
⊙●●○○,
⊙●○○▲。

(后片)
⊙○⊙●○,
⊙●○○▲。
⊙●●○○,
⊙●○○▲。
*****
格式二:

(前片)
⊙●●○○,
⊙●○○▲。
⊙●●○○,
⊙●○○▲。

(后片)
⊙●●○○,
⊙●○○▲。
⊙●●○○,
⊙●○○▲。
*****
格式三:

(前片)
●●●○○,
●●○○▲。
○○●●○,
●●○○▲。

(后片)
●●●○○,
○●○○▲。
○●●○○,
○○●○▲。
这首词与唐朝诗人崔护的名作《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只今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有异曲同工之妙。词中描写了作者昔日一段缠绵悱恻、难以忘怀的爱情,抒发了旧日恋情破灭后的失落感与孤独感。

上片写去年元夜情事。头两句写元霄之夜的繁华热闹,为下文情人的出场渲染出一种柔情的氛围。后两句情景交融,写出了恋人在月光柳影下两情依依、情话绵绵的景象,制造出朦胧清幽、婉约柔美的意境。

下片写今年元夜相思之苦。“月与灯依旧”与“不见去年人”相对照,引出“泪满春衫袖”这一旧情难续的沉重哀伤,表达出词人对昔日恋人的一往情深。

此词既写出了伊人的美丽和当日相恋的温馨甜蜜,又写出了今日伊人不见的怅惘和忧伤。在写法上,它采用了去年与今年的对比性手法,使得今昔情景之间形成哀乐迥异的鲜明对比,从而有效地表达了词人所欲吐露的爱情遭遇上的伤感、苦痛体验。这种文义并列的分片结构,形成回旋咏叹的重叠,读来一咏三叹,令人感慨。
阿放 2009/11/19 14:21:22
词的上片,回忆去年观灯时的欣悦的心情;下片写今年元夜观灯,触目感怀,不胜悲伤。这首词的特点是语言平淡,风味隽永,表达了人物十分细腻的深情。词中运用今昔对比,抚今思昔,触景生情。感情真挚,不须作任何雕饰,而这首词便成为非常感人的抒情上品。它体现了真实、朴素与美的统一。

虢寿鹿《历代名家词百首赏析》:这首词是节日怀旧之作。通过前后对比,逼出“泪湿春衫”一语,见其伤感之甚。文章以错综见妙。

薛砺若《宋词通论》:他的抒情作品,哀婉绵细,最富弹性。

《唐宋词鉴赏集》:这首小词,在“清切婉丽”中,却显得平淡隽永,别具一格。
阿放 2009/11/19 14:21:32
词的上片回忆从前幽会,充满希望与幸福,可见两情是何等欢洽。而周围的环境,无论是花、灯,还是月、柳,都成了爱的见证,美的表白,未来幸福的图景。情与景联系在一起,展现了美的意境。

但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成为记忆。词的下片,笔锋一转,时光飞逝如电,转眼到了“今年元夜时”,把主人公的情思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月与灯依旧”极其概括地交代了今天的环境。“依旧”两字又把人们的思绪引向上片的描写之中,月色依旧美好,灯市依旧灿烂如昼。环境依旧似去年,而人又如何呢?这是主人公主旨所在,也是他抒情的主体。词人于人潮涌动中无处寻觅佳人芳踪,心情沮丧,辛酸无奈之泪打湿了自己的衣襟。旧时天气旧时衣,佳人不见泪黯滴,怎能不伤感遗憾?上句“不见去年人”已有无限伤感隐含其中,末句再把这种伤感之情形象化、明朗化。
阿放 2009/11/19 14:21:44
这首《生查子》一说出自朱淑贞手笔,又误作秦观词。但成书于绍兴十六年(1146)的曾慥编的《乐府雅词》即将此词系于欧公名下。曾慥把当时流传的欧阳修的某些艳词,看成是“当时小人或作艳曲,谬为公词,今悉删除”(《自序》),而此作却得以获存,当有所据。而五十年后的庆元二年(1196),由周必大校刊的《欧阳文忠公集》也收录此作,故欧公对此词的著作权当无疑问。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三对这首词有一个著名的评论:“元曲之称绝者,不过得此法。”这个评论略显笼统,但却是中心有得之言。盖元曲多写民间情事,且语言通俗自然,饶有民歌风味。而欧公此作确也有这种意趣。上、下阕结构基本相同,但情感却有着明显的变化。全词通过去年与今年元宵夜的情景对照,揭示了物是人非、旧情难续的伤感心理。

上阕追忆“去年”情事,语言闲淡而充满眷恋。元宵夜逛灯市,是唐代以来固有的风俗,唐诗中屡有咏叹,如苏味道《正月十五夜》诗云:“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即是描写灯市繁盛的景象。各种灯饰争奇斗妍,灯灯相照,亮如白昼。男女老幼往往倾家出动,游人如织。故起二句乃是平实叙事,尚未参入个人情事。第三、四句则道出了观灯人流中的特别一族,他们无意欣赏火树银花的灯光花市,他们只是在如鲫人流中寻觅自己的意中之人。因为平时深居闺门,无缘结识心仪之人,故对元宵夜市寄予了一种特别的期待。词中的主人公就是这样一位幸运儿,他与她避开了稠密的人流,在黄昏月上之时,相互约见,倾诉衷肠。那个有灯有月的夜晚遂成为了一个刻骨铭心的记忆而长留心间。

下阕叙写今年心情。去年见证情事的灯、月虽依旧如期来临,但去年约见之人却杳无踪影。空有缱绻难舍之旧情,却无相对可诉之人。不禁泪满青衫,其情可哀。作者叙写情事,并不一一著实,而是用笔空灵,通过去年与今年不同心境的刻画,表现了主人公由幸福到失落的心理过程,其中隐含了对封建婚姻制度的不满情绪。
阿放 2009/11/19 14:22:06
词以灵光独运的艺术构思,使今与昔、悲与欢互相交织、前后映照,从而巧妙地抒写了物是人非、不堪回首之感。

上片追忆去年元夜的欢会。“花市灯如昼”,极写元宵灯火辉煌。自唐代起,就有元夜张灯、观灯的习俗,至宋而其风益盛。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六记灯市景象云“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可知,“花市灯如昼”乃状其实况,略无夸饰。但描写灯市不过是为了展示欢会的时空背景,因而一笔带过,不多着力。

“月上柳梢头”二句含“宾”就“主”,再现那令人沉醉的情景。“黄昏后”,交待主人公与其情侣相会的时间。“月上柳梢头”,既是对“黄昏后”这一时间概念的形象示现,也是对男女主人公欢会的环境的补充描绘——明月皎皎,垂柳依依,是那样富于诗情画意。“人约”,点出男女主人公并非邂逅灯市,而是早有密约。这表明他们即便尚未私订终身,至少也彼此倾心。

值得称道的是,作者没有正面涉笔他们相会前的心驰神往,见面后的欢声笑语以及分手后时的意乱情迷,而仅用一句“人约黄昏后”提示,深得艺术三昧。

下片抒写今年元夜重临故地,不见伊人的感伤。“月与灯依旧”,说明景物与去年一般无二,照样月光普照,华灯齐放。但风景无殊,人事全异。“不见去年人”二句情绪一落千丈:去年莺俦燕侣,对诉衷肠,今年孤身支影,徒忆前盟,主人公怎能不抚今思昔,泪下如注。因何“不见”,一字不及,或话有难言之隐,或许故意留下悬念。全词的艺术构思近似于唐人崔护的《游城南》诗(去年今日此门中),却较崔诗更见语言的回环错综之美,也更具民歌风味。
阿放 2009/11/19 14:22:15
这是首相思词,写去年与情人相会的甜蜜与今日不见情人的痛苦,明白如话,饶有韵味。词的上阕写“去年元夜”的事情,花市的灯像白天一样亮,不但是观灯赏月的好时节,也给恋爱的青年男女以良好的时机,在灯火阑珊处秘密相会。“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二句言有尽而意无穷。柔情密意溢于言表。下阕写“今年元夜”的情景。“月与灯依旧”,虽然只举月与灯,实际应包括二三句的花和柳,是说闹市佳节良宵与去年一样,景物依旧。下一句“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表情极明显,一个“满”字,将物是人非,旧情难续的感伤表现得淋漓尽致。
阿放 2009/11/19 14:22:29
更多
  • 欧阳修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与离魂,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
  • 江南柳,花柳两相柔。花片落时粘酒盏,柳条低处拂人头。各自是风流。江南月,如镜复如钩。似镜不侵红粉面,似钩不挂画帘头。长是照离愁。
  •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 花似伊,柳似伊,花柳青春人别离,低头双泪垂.长江东,长江西,两岸鸳鸯两处飞,相逢知几时.
  • 轻舟短棹西湖①好,绿水逶迤。芳草长堤,隐隐笙歌②处处随。无风水面琉璃滑,不觉船移。微动涟漪③,惊起沙禽掠岸飞。
  • 记得金銮同唱第,春风上国繁华,如今薄宦老天涯,十年歧路,空负曲江花。闻说阆山通阆苑,楼高不见君家,孤城寒日等闲斜,离愁难尽,红树远连霞。
  • 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樽前看取衰翁.
  •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 池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
  •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