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谏逐客书

[李斯人物]  [李斯诗词]  [秦汉]
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诸侯人来事秦者,大抵为其主游间於秦耳,请一切逐客。”李斯议亦在逐中。

斯乃上书曰:“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

“昔穆公求士,西取由余於戎,东得百里奚於宛,迎蹇叔於宋,求丕豹、公孙支於晋,此五子者,不产於秦,而穆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纵,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范雎,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观之,客何负於秦哉!向使四君却客而不纳,疏士而不用,是使国无富利之实,而秦无强大之名也。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凤之旗,树灵鼍之鼓。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悦之,何也?必秦国之所生而然后可,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犀象之器不为玩好,郑、卫之女不充后宫,而骏马抉提〖“抉提”二字俱应为“马”旁〗不实外厩,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所以饰后宫、充下陈、娱心意、悦耳目者,必出於秦然后可,则是宛珠之簪、傅玑之珥、阿缟之衣、锦绣之饰不进於前,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赵女不立於侧也。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①而歌呼呜呜快耳者,真秦之声也。郑、卫、桑间,韶虞、武象者,异国之乐也。今弃击瓮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今取人则不然,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

“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是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今乃弃黔首②以资敌国,却宾客以业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向西,裹足不入秦,此所谓藉寇兵而赍盗粮者也。

“夫物不产於秦,可宝者多;士不产於秦,而愿忠者众。今逐客以资敌国,损民以仇,内自虚而外树怨於诸侯,求国之无危,不可得也。”

秦王乃除逐客之令,复李斯官。
〖注释〗

①搏髀〖音“必”〗:拍着大腿打拍子。髀,大腿。

②黔首:秦时对百姓的称呼。黔,黑色。首,头。

秦国的王族、大臣都向秦王政进言:“诸侯各国的人来投效秦国,大多不过是为了替其君主在秦国游说离间罢了,请下令把一切外来的客卿统统驱逐出去。”当时,李斯也在提名被逐之列。于是他向秦王上书说:

“我听说官员们在商议驱逐客卿的事,臣私下认为这样做错了。过去秦穆公求士,在西边从戎那里得到了由余,东边从宛地得到百里奚,在宋国迎来蹇叔,在晋国招来丕豹、公孙支。这五个人,并不生长在秦国,可穆公重用他们,结果吞并了二十个小国,使秦称霸西戎。孝公推行商鞅的变法之策,改变了秦国落后的风俗,人民因此殷盛,国家因此富强,百姓甘心为国效力,诸侯各国归附听命;又大败楚、魏两国的军队,攻取了千里土地,至今还巩固地统治着。秦惠王采用张仪的连横之计,攻占了洛阳一带的地方;往西吞并了巴、蜀,往北获取了上郡,往南夺取了汉中,并吞了九夷的土地,控制住楚地鄢、郢;往东占据险要的虎牢,占领了肥沃的土地。于是瓦解了六国的合纵,使他们都向西事奉秦国,功效一直延续到今天。昭王得到雎范,废掉了穰侯,驱逐了华阳君,增强、巩固了王室的权力,堵塞了权贵垄断政治的局面,逐步侵吞诸侯,使秦成就帝业。这四位国君,都是由于任用客卿而获得成功的。由此看来,客卿们有什么对不起秦国的呢?假使这四位国君拒绝客卿、闭门不纳,疏远外来之士而不用,这就不会使秦得到富强,秦国也不会有强大的威名。

现在陛下罗致昆山的美玉,宫中有随侯之珠,和氏之璧,衣饰上缀着光如明月的宝珠,身上佩带着太阿宝剑,乘坐的是名贵的纤离马,树立的是以翠凤羽毛为饰的旗子,陈设的是蒙着灵鼍之皮的好鼓。这些宝贵之物,没有一种是秦国产的,而陛下却很喜欢它们,这是为什么呢?如果一定要是秦国出产的才许可采用,那么这种夜光宝玉,决不会成为秦廷的装饰;犀角、象牙雕成的器物,也不会成为陛下的玩好之物;郑、卫二地能歌善舞的女子,也不会填满陛下的后宫;北方的名骥良马,决不会充实到陛下的马房;江南的金锡不会为陛下所用,西蜀的丹青也不会作为彩饰。用以装饰后宫、广充侍妾、爽心快意、悦入耳目的所有这些都要是秦国生长、生产的然后才可用的话,那么点缀有珠宝的簪子,耳上的玉坠,丝织的衣服,锦绣的装饰,就都不会进献到陛下面前;那些闲雅变化而能随俗推移的妖冶美好的佳丽,也不会立于陛下的身旁。那敲击瓦器,拍髀弹筝,乌乌呀呀地歌唱,能快人耳目的,确真是秦国的地道音乐了;那郑、卫桑间的歌声,《昭虞》《武象》等乐曲,可算是外国的音乐了。如今陛下却抛弃了秦国地道的敲击瓦器的音乐,而取用郑、卫淫靡悦耳之音,不要秦筝而要《昭虞》,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不是因为外国音乐可以快意,可以满足耳目官能的需要么?可现在陛下对用人却不是这样,不问是否可用,不管是非曲直,凡不是秦国的就要离开,凡是客卿都要驱逐。这样做就说明,陛下所看重的,只在珠玉声色方面;而所轻视的,却是人民士众。这不是能用来驾驭天下,制服诸侯的方法啊!

我听说,地域广的,粮食必多;国家大的,人民必众;武器锋利的,兵士一定勇敢。所以泰山不拒绝土壤,方能成为巍巍大山;河海不遗弃溪流,方能成为深水;称王的人不抛弃民众,才能表现出他的德行。所以,地不分东西,民不论国籍,一年四季都富裕丰足,鬼神也会来降福。这正是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的原因啊!现在陛下却抛弃百姓以帮助敌国,拒绝宾客以壮大诸侯,使天下之士退出秦国而不敢往西,裹足不敢入秦,这正是人们所说的把粮食送给强盗,把武器借给敌人啊!

许多东西并不产于秦,然而可当作宝物的却很多;许多士人都不出生在秦国,可是愿意对秦尽忠心的却不少。现在驱逐客卿而帮助敌国,减少本国人口而增加仇人的实力,结果在内使自己虚弱,在外又和各国诸侯结怨,象这样做而想使国家不陷于危境,这是办不到的啊!

-------------------------
作者:肖旭(以下译解)

李斯是秦代历史上一个重要人物。他首先是一位政治家,其次是一个文学家。李斯曾与韩非一起跟荀子学过“帝王之术”。他们两个都是荀子的学生,都是著名法家学派人物。李斯是楚国人,后来到秦国做了客卿,当了官。他主张耕战,富国强兵,因而在秦统一中国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他受到重用,做了廷尉(最高司法官)。当时以他为主,提出了一系列巩固中央统治权的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有两条:一、废除了周王朝长期实行的诸侯分封制,推行了郡县制。不分封诸侯,就是不搞国中之国,而是把全国分成若干郡,郡下分成若干县。这些郡县的官吏,都要由中央统一派遣,并且要执行中央集权,对强化统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二、制定了全国统一的文字、法律、度量衡和车轨。因为中国是第一次形成统一的大帝国,所以这些东西还都是草创阶段,是白手起家。这些具体措施的施行,对防止地方割据、分裂,勾通思想,物质文化往来,都有很大意义。所以可以说李斯不仅在秦国发展史上是个有作为的人物,而且在整个中国历史上,也是有功绩的。由于秦代历史比较短,只有十几年,又加上秦始皇焚书坑儒政策,对知识分子实行高压,所以秦代基本上没有什么文学。鲁迅先生曾说过:“秦代文学仅李斯一人而已。”其实李斯的文章现在能见到的,也只有几篇。这篇《谏逐客书》是被司马迁抄录在《史记》当中,才被保留下来的。除此外,他还有《泰山刻石文》、《琅琊台刻石文》等几篇石刻文,都是对秦王歌功颂德的,价值不大。只有这篇《谏逐客书》受到后人的赞赏,一直流传到现在。

《谏逐客书》是李斯写给秦王的一个奏议或说奏书、奏章。李斯写这一奏书的目的,是劝阻秦王不要驱逐客卿。这秦王就是后来统一天下的秦始皇。“客”,客卿,指当时在秦国做官的其他诸侯国的人。主要是一些策士。那为什么秦王要驱逐客卿呢?大体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对理解李斯这篇奏议会有帮助的。

根据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可以推算出李斯这篇奏议写于公元前237年,距秦始皇统一中国还有十六年。当时正是战国末期,许多诸侯小国已经被消灭,只剩下几个大国,这几个大国之间的兼并战争十分激烈,秦国最为强大,由他来统一天下的形势已渐趋明朗。其他诸侯国都怕秦国兼并自己,有的用割地赔款的方式贿赂秦国;有的则联合起来共同对付秦国。他们都千方百计地遏制秦国向外扩张。正在这时,韩国利用秦国大力进行兼并的机会,派了一个名字叫郑国的水工,大概是水利工程师,到秦国去。建议秦王修了一条很长很长的灌溉渠,目的是想以浩大的工程,牵制、耗费秦国的人力、物力,使他难以对外用兵。可是不久,这一计谋被发觉了。于是秦国宗室的贵族大臣们,就纷纷上书给秦王,要求下逐客令:就是要把客卿统统赶走。李斯本来是楚国人,当然也在被逐之列。驱逐客卿,实际上是秦国贵族借机排挤打击异己力量的错误行动,对秦国实现一统天下的宏愿,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就在这种情况下,李斯一面写了《谏逐客书》递上去进行劝阻;一方面收拾行装开始出走。李斯这篇奏书,主要是从秦国的前途着眼,着重说明逐客还是不逐客已成为秦国是否能不失时机的统一天下的关键。站的比较高,看的比较远,有理有节,有很强的说服力。因而打动了秦王,使秦王立即取消了逐客令,并派人把李斯从半路上追了回来。一份奏书,改变了秦王一项重大决策。从这样的结果中,我们可以想见,这篇奏议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都是写的很好的。

首先结合注释,逐字、逐句、逐段的把文章读懂、读通,在这个基础上再进行思想内容、艺术特点的综合分析。下面串讲课文:

从文章题目可以看出,这篇上书的主要目的是谏逐客,劝说秦王不要驱逐客卿。为什么不应当驱逐客卿呢?全文分五个段落来说明这一道理。

第一段,提出总论点:驱逐客卿是错误的,以此统领全文。“臣”,李斯自称。臣下对君王说话时的口气。“吏”,官吏。主要是指那些主张逐客的王宫贵族。“窃”,私下里。意思是,只是我个人私下里偷偷这么想的,口气很谦恭。“以”,本身“认为”意思。“为”,相当于现代汉语判断词“是”。“以为”本是两个词,它们中间可以看作省略了一个代词“之”。“之”代逐客这件事。后来由于“以为”经常连用,慢慢变成了一个词。“以为”即“认为”的意思。“过”,名词,错误。这几句说,我听说官吏们议论驱逐客卿,私下里认为这样做是错误的。这一段提出了全文的中心论点,即驱逐客卿是错误的,这一论点是统贯全篇的总纲。这个开头曾经很受后人的赞赏,南宋理论家李图,他在《文章经义》一书中说:“起句直见事实,最妙。”一开头就点明文章的议论中心,驱逐客卿问题。他还说:“文字起句发意,最好。”《谏逐客书》起句尽矣,不可以加矣。是好的不可能再好了。为什么?因为它起句发意。文章一开始就点明了文章的中心论点,逐客是错误的。起句开门见山,明快简洁,这当然是很好的。但为什么要这样写呢?应看到这里还有个更策略及分寸问题。《谏逐客书》是写给一个特殊的读者--秦王看的。目的又是谏劝这个最高统治者的呈命,而李斯本人也在逐客之列。因此这一奏书的成败得失,不仅关系到国家的命运,而且关系到李斯本人的身家性命。这就要求奏书特别讲究策略,注意分寸,这也是说理艺术的特点。当时韩国派郑工来大兴水利工程,消耗秦国的财力、人力的阴谋,已弄得朝廷上下沸沸扬扬;秦国贵族借机打击排斥客卿,矛盾十分尖锐。如果李斯稍有闪失,轻举妄动,就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对这种严重的形势,李斯当然是洞若观火,对这些矛盾他心里也很清楚。但他却只字不提,采取回避态度,只用“臣闻吏议逐客”六个字,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就避免了对主张逐客的权贵们的刺激,绕开了许多可能发生的纠缠。同时这个简洁的开头,写得很婉转,“吏议逐客”,好像秦王还没有逐客,批评的矛头也不直接指向秦王。“窃以为”口气完全是谦卑的、商量的。这就给秦王留下了回旋的余地,便于他收回呈命。可见这第一段简洁、婉转中不仅是个开门见山的问题,而且包含着退一步,进两步的策略。

以下各段是从几个方面来具体说明驱逐客卿是错误的理由。

第二段,从历史事实说起,通过秦国发展史中四位君王任用客卿而取得巨大成就的事实,说明没有客卿的功劳,就没有秦国今天的富庶和强大。“缪公”,缪,通假穆。即秦穆公。他在秦国由小国到强国的发展过程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由于、百里笑、蹇叔、丕豹、公孙支”是秦穆公州的五位贤臣。他们在文治武功方面,都有突出的贡献。这几句说,以前秦穆公访求贤士,西面从西戎获取了由于;东面从宛地得到了百里奚;从宋国迎来了蹇叔;从晋国召来了丕豹、公孙支。在这里“西取”、“东得”、“迎”、“来”,这四句用的是排比句,极力铺陈。一方面显示秦穆公招贤纳士多,一方面突出这些贤士都不是秦国人,是来自四面八方。“取、得、迎、来”四个动词用的很灵活。虽然意义相近,但没有重复感。其中“来”字本是不及物动词,这里活用作及物动词,是“使之来”的意思。“子”,是对以上五位贤士的尊称。“产”,生,出生。现代习惯用法,物用“产”,人用“生”,先秦时“生、产”通用,没有这样的分别。所以这五子不出生在秦国,而用了不产于秦。“霸西戎”,在西戎称了霸。全句说,这五位贤士,都不出生于秦国,但秦穆公利用了他们,兼并了二十多个诸侯国,于是秦国就在西戎称了霸。“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说明他们都是客卿。“并国二十,遂霸西戎”,强调他们的功劳。既然秦穆公是依靠客卿才称霸于西戎,那么相比之下,现在的秦王要驱逐客卿,就是错误的。这是言外之意。不明说,让秦王自己得出结论。以上是秦穆公招纳客卿的历史事实。重在人才来自四面八方,突出广纳贤才。接下来写秦孝公。“商鞅”,本是卫国人,后来到了秦国,在秦国担任了十年宰相。在这十年中先后两次实行变法,为秦国很快富强起来、统一六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民以殷盛”,以,表原因,因此,由此。“殷”,指财产厚实。“盛”,人丁兴旺。“殷盛”,指人财两旺。“乐用”,乐于被用。即愿意为国家效劳的意思。“亲服”,亲向顺服。“获”,打败,战胜。“举”,拿下、攻占。“治”,与强一样,不是动词,而是形容词。与“乱”相对,指国家治理的好,太平昌盛。全句说,孝公采用了商鞅的法令,移风易俗,人民因此而富足,国家因此而富强。老百姓乐于被使用,诸侯亲向顺从,战胜了楚国、魏国的军队,拿下了上千里的土地,使国家到现在还太平昌盛。这一层写秦孝公重用客卿的事实。从政治、思想、经济、文化各方面来论证,突出了变法治囯。

接下来写惠王,“张仪之计”,就是“联衡政策”,主要是采用挑拨拉拢,收买威胁等手段,来破坏六国的联合。“包”,囊括。“夷”,指楚国境内的少数民族。“九”是个虚数,指很多。“九夷”,指楚国境内的众多少数民族。“制”,控制,统治。“膏腴之埌”,指肥沃的土地。“散”瓦解。“从”通假“纵”,即苏秦用的联合六国对付秦国的“合纵”政策。“西”,方位名词,活用为动词。“西面”,面向西。“事”,侍奉。“施”(yi),动词,延续的意思。全句说,惠王采用张仪的计谋,攻占了三川之地。西面兼并了巴蜀,北面占领了上郡,南面夺取了汉中,囊括了楚国境内众多少数民族,控制了鄢和郢,东面占据了成皋这个险要之地,割取肥沃富饶的土地,于是瓦解了六国的合纵,使它们面向西来侍奉秦国,功效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一层写惠王用客卿的历史事实。重在以“联衡”打破了“合纵”,突出了四面扩张。这里连用“拔”、“并”、“收”、“取”、“制”、“割”、“散”等动词,构成一连串既整齐对偶,又长短错落的排比句、对偶句,极力铺陈渲染,势如排山倒海,大大强化了张仪之计的威力和效果。

下面讲秦昭王,“范睢”,本是魏国人,后化名张禄辅佐秦昭王。“穰侯华阳”,秦昭王母的弟弟,依仗太后的权利,在朝廷内专政。秦昭王听了范睢的劝告,夺了穰侯的相任,并把华阳君驱逐出关,这样就打击了豪门贵族的势力,强化了秦王的统治权。范睢还提出了远交近攻、逐步蚕食的策略,使秦国不断地扩大疆土。“强”,形容词活用动词。“强公室”,使王室的权利增强。“杜”,抑制,杜绝。“杜私门”,抑制豪门贵族的权势。“蚕”,名词作状语。“蚕食诸侯”,像蚕吃桑叶一样,一口一口地把诸侯国的疆土吃掉。全句意,昭王得到范雎,废掉了穰侯,放逐了华阳君,强化了王室的权利,抑制了豪门贵族的势力,逐个吞并了诸侯列国,使秦国成就了帝王之业。这一层写秦昭王用客卿的历史事实,突出打击豪门。

以上写穆公、孝公、惠王、昭王四个层次,是并列关系,都是通过历史事实的铺陈,来说明客卿的作用。因此文章接下来就总收一句,“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这一句将上面的铺陈全部收住。“以”,表凭借,依靠的意思。“之”,两种解释:结构助词,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是定语的标志。说“都是凭借了客卿的功劳。”二是将“之”字解释为动词,即获得、得到、达到的意思。说:“这四位君王,都是凭借客卿的力量获得了成功。”两种解释都可以,以第二种为好。既然秦国发展史上最有作为的几个秦王都是凭借客卿的力量才获得成功的,那逐客的错误就不言而喻了。但作者还觉得不够有力,于是接着又来了一个反问句“由此观之,客何负于秦哉?”“负”,辜负。由此看来,客卿有什么对不起秦国的呢?这是一种反诘性的肯定,比正面肯定句更富于感情色彩,更能引起对方的思考,因而也就更有力量。如果说前面都是摆事实、讲道理,正面论说,那么下面通过“向使”一转,进入反面论证。“向”,过去,之初。“使”,假如、假使。“却”,动词,拒绝。“内”念纳,接纳之纳,是通假字。“是”,代词,这样,这样的。“实”与“名”相对。“实”,实际,实惠。“名”,名声,名望。全句意,当初,假如四位君王拒绝客卿不予接纳,疏远贤士而不加运用,这样就会使秦国没有富庶的实惠,而秦国也就没有强大的名声了。“国无富利之实”与“秦无强大之名”,是对偶句。前一句讲“富”,后一句讲“强”,实际上两句可并为一句,“秦国就没有这么富强。”之所以用两句,是为了造成对偶,加强语气,以示强调。这一段在大量历史事实铺陈之后,又加上反面论征,并用反诘、对偶以强化语气,这就使论征显得十分透彻有力。概括起来,第二段是通过秦国发展史中,四位君王重用客卿而取得重大成就的事实,来说明没有客卿的功劳,就没有秦国今天的富庶和强大。

第三段,从秦王所喜爱的珍宝、美色、音乐说起。这里罗列了七样珍宝,课本都有说明,不再重复。值得注意的是七个动宾句搭配的很好。特别是七个动词:“致”,获得。“有”,拥有。“垂”,悬挂。“服”,佩带。“乘”,骑坐。“建”,树立。“树”,设置。这些动词用的灵活、恰当。“翠凤”,凤凰指的是旗子上的图案。“翠”,翠鸟。这里指翠鸟身上的美丽羽毛。“翠凤”,就是用翠鸟的羽毛做成的旗子上的凤凰图案。全句意,现在陛下获得了昆山上产的玉石,有了随候珠、和氏壁一类珍宝,悬挂着光如明月的宝珠,佩带着太阿宝剑,骑坐着千里宝马,树立着用翠鸟羽毛编织成凤凰型装饰物的旗帜,设置了用灵鼍皮蒙制的战鼓。这许多宝物秦国都不出产,而陛下您喜欢它们。为什么这里连用七个排比句来铺陈珍宝?是为了突出秦王所喜爱的珍宝大多来自别的国家,暗与秦王驱逐客卿形成鲜明对照。在铺陈之后,用一设问句转移,寓意很明确,你既然这么喜欢别的国家的珍宝,为什么要单单驱逐客卿呢?这个意思作者却不说出来,让秦王自己思而得之。这说明作者写的很有分寸,很善于启发、诱导。“所生”所字结构相当于名词性词组,指出产的东西。“是”,代词,代这些。“玩好”,动词、形容词活用为名词,即玩赏喜爱的东西。“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对“用、采”有两种解释,一是作名词解,“用”,指器皿。“采”,色彩颜料。“不为用”,不会用来做成器皿。“不为采”,不会用来做绘画的材料。另一种解,“用、采”作动词,“用”,表被动。“不为用”,不会被使用。“不为采”,不会被开采。以上两种解,以第一种为好。由于这两句话是对偶句,“用”与“采”相对立,所以不可一字作名词解,一字作动词解。全句意,假如一定是秦国出产的东西然后才可以用的话,那这夜光壁就不会装饰在朝廷上,用犀牛角、象牙制成的器物,就不会成为您喜欢玩赏的东西;郑国的歌女、舞女就不会充满后宫;而像駃骏騠一样的骏马就不会挤满外面的马棚;江南地区所产的金锡,就不会做成金器、锡器,西蜀一带的丹砂、青頀就不会作为绘画颜料。这句像前一句一样,也是铺陈秦王所喜爱的珍宝,但句型有了变化,前一句是先用肯定句铺陈,后设问;这一句是先假设,后用否定句铺陈。两句句型刚好相反。所以虽然都是铺陈珍宝,并不觉得累赘。接下来是铺陈美色:“所以……者”就是用来做“什么什么的东西”。“娱悦”,使心欢娱,使耳目畅快,是使动用法。“随俗”,随着世俗风尚。“雅化”,美化。“佳”,美好。“冶”,艳丽。“窈窕”,体态优美。因为古传燕赵地方多美女,所以秦王后宫里就有许多赵女。全句意,凡是用来装饰后宫、充当侍妾,使心里高兴、耳目愉悦的东西,如果一定要秦国出产的,然后才可以用,那么这些用宛地出产的珠装饰的头簪,镶嵌着玑珠的耳饰,东阿绸绢做成的衣服,织锦刺绣之类的装饰,就不会献到您的面前;而随着世俗风尚的变化来打扮自己,容貌艳丽、体态优美的赵国女子就不会站在您的身边了。这一层写秦王所喜爱的美女及其装饰品,也多是来自别的国家。并通过铺陈方法,极力渲染它们的美好、华贵,这也是为了与单在用人上驱逐客卿形成鲜明的对照。下面写音乐:敲打瓦罐,扣击瓦盆,弹奏古筝,拍击大腿,用咿咿呀呀的歌唱呼叫来使耳朵愉快,那才是地道的秦国音乐。这是说,什么是秦国的真正音乐。“快耳”,使耳朵愉悦,使动用法。《郑》《卫》指郑国、卫国地方的音乐。《桑间》,指卫国桑间地方音乐。郑、卫之音婉转优美,多情多变。虽被孔子指责为“淫乐”,但实质上却是丰富多采,人们所喜闻乐见的。《韶虞》,指舜时乐曲。《武象》,是周武王时期配的乐曲。这些乐曲被称为“雅乐”。相对雅乐来说,郑、卫之音则被称为“俗乐”。不管雅也好,俗也好,对秦国来说都是异国音乐。但当时秦王所喜欢听的音乐,却正是这些异国音乐。喜欢听异国的音乐,而且要驱逐异国之人,这不是一种矛盾?所以经过以上说明后,李斯接着反问道:如今秦王你丢掉击瓦罐、瓦盆这一套,而专听郑、卫之音,放弃弹筝而采用《韶虞》乐曲,像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就”,动词,走到、靠近。与现代汉语的“就业”、“各就各位”意思一样。这个反问句与这段开头“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悦之,何也?”一句,相呼应,然后一并作答“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这句比较难理解。“意”,心意。“快”,愉快。“快意”,使动用法,使心意愉快。这里指“使心意愉快的事物”。“当前”,放在面前,摆在面前。“适”,舒适。也是使动用法。“适观”,使观赏舒适。“而已”,罢了。全句意,当使人心意愉快的事物摆在面前的时候,总是选取那些最能使观赏舒适的罢了。也可把“当前”解成为“应当放在首位”。那样全句意是,把使人心意愉快的事物放在首位,是为了使观赏更舒适罢了。这两句解释意思差不多,都可以。其精神实质都是说,你秦王所以要搜罗那么多奇珍异宝,赵国的美女,郑、卫地方音乐,是因为它们确实比本国的好,更能使你心意愉快,更能使你观赏舒适。所以,只要是好玩的、好看的、好听的,你就根本不管它是不是秦国所生产的。这种用物方针是合情合理的,但你在用人方针上就不是这样了,所以接着在下文写用人方针的不合理、不正确。由此可见,“取人不然”这一句是这一段的关键,它既是对前面珍宝、美女、音乐大肆铺陈的总收,又是对后面议论的开启。目的是通过用物方针与用人方针的对比,引出用人方针的谬误。“取人”,用人。“不然”,不是这样。“不问可否”,指的是不问客卿有用还是没用。“不论曲直”,指的是不考虑驱逐的是有道理,还是没有道理。“去”,动词,去掉,驱逐。这句紧承上句,用对比法说明驱逐客卿是毫无道理的。“然则”句,是直接批评秦王重物轻人的错误,比前一句又推进了一步。“然则”,既然这样,如此看来。“是”,这样,这样做。“在乎”,在于。“民人”,指人。“所以”,以是用,用来。用“跨海内,制诸侯的方法、策略”。就是方略。“跨海内”“制诸侯”指的是统一天下,制服诸侯。这句把逐客问题与统一大业联系,说明逐客与否,关系到秦国能否统一天下的重大战略方针问题。全句意,不论是非邪正,不是秦国人都要离开,凡是客卿都被驱逐。这样看来,您所重视的是美色、音乐、珠宝、玉器,而轻视的是人,这决不是用来统一天下,制服诸侯的方略啊!

第三段在内容上有两个层次:第一,通过对秦王所喜爱的,并非产于秦国的珍宝、美色、音乐等大量事实的铺陈,与用人上采取驱逐客卿形成鲜明对照。通过这一对照来说明,唯独在用人上排外,是毫无道理的。接着作者笔锋一转,由喜爱外物、排斥客卿的对比,引申出秦王“重物轻人”的错误方针,并进一步指出,这种“重物轻人”的作法,不是统一天下的方略。

第四段,借用比喻来讲道理。运用比喻,从理论上阐明纳客与逐客的利与害:纳客就能无敌于天下;逐客则是削弱了自己,资助了敌人。前面主要是摆事实,后面是讲道理。

“粟”,本意指谷子,这里代指全部粮食作物。“众”,多。“兵强”,指兵器,说兵器锐利。“兵”,也可解释为军队。“兵强”,即军队强大。在先秦时,“兵”一般指兵器。如果写军队用“师”。所以这里的“兵强”,解释为“兵器锐利”好些。这句意,我听说土地辽阔,粮食众多,国家强大人口就盛,兵器锐利士卒就勇敢。这意思是说,秦国要强盛,就应广泛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包括接纳重用客卿。为了把这意思说的更透彻,接着作者又运用了比喻。“是以”,以是,因为这个,因此,所以。“让”,辞退,舍弃。埌,细小的泥土。“不让土埌”,说连细小的土块也不舍弃。“择”,剔除,排除。“就”,成就。“却”,拒绝。“众庶”,广大普通老百姓,民众。“明其德”,使动用法,就是使他们的功德昭著。这三句的意思是,泰山是一小块、一小块土埌积累起来的,大河、大海是许多细流汇集而成的,所以君王要使自己的功德昭著,也就是不排斥、不疏远民众。这三句是排比,前二句是比喻,后一句才是要说明的道理。李斯用“泰山不让土埌”,“河海不择细流”来做比喻,用此来说明“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的道理。不驱逐客卿,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才能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业。接着作者又指出历史上动名最昭著的先帝、先王来进一步说明这一道理。“四时充美”与“鬼神降福”是对偶句,“降、充”皆动词,“四时充美”,春夏秋冬四个季节都来充实你的美好。“所以”表原因。“所以无敌”,就是无敌的原因。全句意,所以地不论东西南北,人不分异国他乡,一年四季都来充实你的美好,连鬼神也降恩赐福;这就是五帝三王无敌于天下的原因。五帝三王是这样做的,但你秦王是怎样做的呢?于是作者笔锋又回到谏逐客上来。

“乃”,却,表明上下文的关系。“黔”,本意黑色。“首”,头。即“黑头”。这里指的是老百姓。这是秦代所用的称呼。“业”,名词用作动词。第一步,“业”,功业。名词活用即“建立功业”;第二步,使动用法“使……建立功业”。“业诸侯”,使诸侯成就功业。“西向”,面向西。“借寇兵而赍盗粮”,把兵器借给敌寇,把粮食赠送给盗贼。全句意,如今你却要抛弃百姓,而资助敌国,拒纳宾客,使诸侯成就功业,使天下的贤士退避而不敢面向西,像缠住了脚一样不能进入秦国,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把兵器借给敌寇,把粮食送给盗贼啊!

这一段从理论上阐明纳客与逐客的利与害。纳客就能无敌于天下;逐客则是削弱了自己,资助了敌人。为了把道理说的既通俗又透彻,作者首先用“泰山不让土埌,河海不择细流”的比喻说明要成就帝王功业,就必须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接着作者又指出五帝三王的范例来诱导秦王,并以秦王“却宾客以业诸侯”的错误作法,形成对照,使正反两种作法,两种结果更加鲜明。最后作者又用“借寇兵而赍盗粮”作比,形象地突出了逐客束约自己、资助敌人的双重危害。比喻、对比在这一段议论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第五段,总结全文。指出逐客必将造成秦国的危亡。“宝”,名词作动词用。“可宝者”,值得宝贵的东西。物品虽不出产在秦国,但值得宝贵的却很多。这一句是照应、收结前面三段中对珍宝、音乐、美色的铺陈。贤士不出生于秦国,愿意效忠的也很多。这一句是照应、收结前面第二段中对秦国历史上重用客卿的铺陈,同时也暗示着李斯本人愿意效忠秦王的心意。“资”,资助。“损”,减少。“益”,增加。“虚”,名词作动词用。“自虚”,把自己搞空虚、搞虚弱。“树”,结。“树怨”,结下怨仇。全句意,现在您驱逐客卿而资助敌国,减少本国人民而增加敌人力量,内部把自己搞空虚,而外部又与诸侯结下怨仇。这样要想求得国家没有危险,那是办不到的。这一句照应第四段所论证的逐客是束约了自己而资助了敌人的道理。同时进一步引申,把逐客的危害,提高到了可能使秦国亡国的高度。并以此来回应第一段所提出的逐客是错误的总论点。首尾照应,完满地收结了全文。

下面将全文层次、内容简要归纳一下:

《谏逐客书》是一篇论说文,它的中心论点就是“谏逐客”,也就是劝说秦王不要驱逐客卿,或者说论述驱逐客卿是错误的。围绕这一中心论点,全文分五个段落进行论述。这五个段落的分论点是十分明确的,可概括如下:

第一段,提出总论点:“驱逐客卿”是错误的。

第二段,过秦国发展史中四位有作为的君王任用客卿而取得重大成就的事实,说明没有客卿的功劳,就没有秦国今天的富庶和强大。

第三段,通过对秦王所喜爱的非产于秦国的珍宝、美色、音乐等大量事物的铺陈,用对比法说明唯独在用人上排斥客卿是错误的。同时进一步指出,这种重物轻人的作法,不是统一全国、制服诸侯的方略。

第四段,运用比喻从理论上阐明纳客与逐客的利与害,纳客就能无敌于天下,逐客则是削弱了自己,资助了敌人。

第五段,总结全文。指出逐客必将造成秦国的危亡。

从层次内容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这篇奏议的总观点、分论点都十分明确。分论点都紧紧扣住中心论点,层次清楚,结构紧凑,是一篇精心结撰的好文章。

下面大家一起来思考一个问题:李斯这篇奏议为什么能说服、打动秦王?它为什么能有那么大的说服力、感染力?我所以要提出过这一问题,是为了让大家能居高临下,从全局、根本目的上综合把握这篇文章。因为李斯写这篇奏议的目的,只是为了说服秦王,不要逐客。所以文章的内容和形式的处理,包括一切艺术手段的运用,都应当是为了达到这个最终的目的。如果我们要把握全篇文章的艺术特点,那就应该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凡是有助于达到这一最终目的的一切方法手段,都是正确的、好的,否则就是不好的。下面从内容与形式统一角度对这篇文章说理艺术,作些提示性分析:

一、抓住秦王内心的最大欲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层层推进,步步升级,最终收到水到渠成的效果。当时是战国末期,群雄逐鹿,谁都想将天下于自己掌握之中,而秦王又是个强权在握,雄心勃勃的霸主。所以尽快并吞六国,一统天下,就是他最大的心理愿望。在这种情况下,凡是有利于达到这种欲望的就容易被接受,凡是违反这一欲望的,就难以立足。正是从这里出发,李斯就高屋建瓴,始终站在是否有利于一统天下的高度上发议论,把每个层次的落点都建立在这样一个根本利害关系上,“纳客就能统一天下,逐客则可能亡国。”这就抓住了秦王的心,击中了要害。这从前面所概括的五段分论点中,可以看得很清楚,这里不再重复。

对这一问题同时还要进一步看到,这种高屋见瓴,环环扣击要害的写法,并非轻重不分,简单重复。而是由远到近,由轻到重,层层推进,步步升级的。大体上说来,文章的第二段是回顾历史,也就是道古;第三段是剖析眼前,也就是论今。第四、五段说到将来,也就是展望,从古说到今,从现在说到将来。时间推移有一定的顺序。“道古”是借鉴历史。“论今”是解释是非。“展望”是家国命运。利害关系一步比一步重要。

第二段“道古”的结论是:没有客卿的功劳,就没有秦国的富强。将统一天下之意留在言外,让秦王思而得之。没有把弓弦一下子就拉得很紧,以防过猛而断裂。

第三段“论今”中大肆铺陈珍宝、美色、音乐,意在对比,也是用外物与“逐客卿”的矛盾,以引起秦王的思考。接着作者顺势将笔锋一转,得出“重物轻人”不是“跨海内、制诸侯”的方略的结论,这就直接落到了“统一天下”这个关键问题之上,比前一段更切近要害。

第四段的结论是,逐客就等于“借寇兵而赍盗粮”,削弱了自己而资助了敌人。这就比单纯说逐客极不利进了一层。

最后一段的结论是,逐客不仅谈不上统一天下,而且有亡国的危险。这就把逐客的危害引申到了极点。

纵观全文,从没有客卿就没有秦国今天的富强,说到逐客不是“跨海内,制诸侯”之术,再说逐客实质上削弱了自己,资助了敌人,最后上升到逐客就可能亡国。这样来安排各层次结论,就像爬楼梯一样,不是一步登天,而是步步升级。这种由轻渐重,渐次进逼的内容结构特点,是符合人的心理接受规律的。它不仅一开始就避免了耸言高调,突兀冲撞,造成情断弦裂的可能性,而且这样作能使被劝者,在不知不觉中就落入了劝说者的轨道,从而稳妥地收到了水到渠成的效果。

二、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说话。事实胜于雄辩。特别是对专横不可一世的君王,用无可辨驳的事实说话,不仅可以启发他从事实中自己得出结论,而且可以避免发生冲撞。《谏逐客书》的二、三段泼墨最多,主要是摆事实。第二段一口气铺陈了秦国发展史上的四位君王“以客之功”的大量事实后,用“客何负于秦哉?”一句反问,不用多说,驱逐客卿的毫无道理自然就出来了。

第三段罗列了秦王所喜爱的珍宝、美色、音乐皆非秦国所产的大量事实后,用“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一句接上启下,起“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的用人方针之不合理,也就昭然若揭了。这里都是采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先以大量事实诱导,后以简洁的结论点拨,论据充分,点拨警策,说服力就大大增强了。

用事实说话的“事实”,不是随意拼凑而来的,是经过筛选的。《谏逐客书》所选择的事实,至少有如下两点是好的:(1)所选事实是被说服者最接近、最熟悉的。被说服者是秦王,他又想尽快地统一天下。李斯就用秦国君王怎样很快强大起来的事实为例。秦王偏爱珍宝、美色、音乐,这些东西就在他的身边,朝夕相处,李斯就专门用这方面的事例作比。事例的贴近,会使对方利于理解,便于接受,说服力自然就强。(2)所选的材料是典型的、重要的,如事实很多,不突出那也没有说服力。如果多而杂,轻重缓急不分,大小主次相混,那也会冲淡事实的雄辩力量。秦国历史上的国君很多,为什么只选了这四位呢?因为这四个君王在重用客卿、在功业方面是最突出的。秦穆公是春秋五霸之一。秦孝公用商鞅变法,在秦国发展中起了关键作用。秦惠王用张仪连衡政策,打破了六国的合纵,功效十分显著。昭王用张碌的远交近攻政策,蚕食诸侯,在兼并战争中效果也很好。既是重用客卿,成就又很大。因而也就最能说明纳客之利,逐客之害。第三段选用最罕见的珍宝、美色、音乐为例,也是这个道理。总之,事例的典型性、重要性,大大强化了说理的根据和份量。

三、正反并论,利害对举,反复对比,透彻有力。这是一篇论说文,论说文要讲究论说方法,《谏逐客书》的论说方法并不复杂,主要采用正面论述,反面推论相结合的方法进行说理。正面论说,主要是强调纳客之利;反面推论,主要是突出逐客之害。纳客与逐客,利害两相对照,是非就更明显,利害就更清楚。如第二段先铺陈四位君王重用客卿建功立业的事实,然后用“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收结,这是正面论述。说明秦国因重用了客卿,才有今天的强大。意思已经很明确,本来就此可以打住,但作者又来了一句反问“客何负于秦哉?”引起秦王思考。接着又用一个假设句“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而秦无强大之名也。”这一转是从反面来推理。这样全段就从正反两个方面、利害两种结果,突出了客卿的重要性。第三段主要运用两重对比来说理,先用大量事实来与逐客卿进行对比,接着又推进一步,用重物与轻人来对比。这双重正反对比,大大突出了秦王在用人方针上的错误。第四段先正面论证“昔五帝三王”“不却众庶”,结果无敌天下,从正面啟发,这是动之以利。接着论说“今秦王逐客”,实际上是“借寇兵而赍盗粮”,从反面启发,晓之以害。一正一反,一利一害,分明而有力。

仔细推敲全文,正反论证中,处处交织着昔与今,物与人,纳客与逐客,利与害,损民与益酬,统一与亡国的多重对比。这些对比不仅内容是切中要害的,而且对比本身,大大强化了是与非,正确与错误的鲜明程度。很有警策作用。

四、综合运用铺陈、排比、对偶等修辞方法,造成饱满的气势,加强文章的说服力、感染力。《谏逐客书》在语言上的最大特点,是铺陈手法的运用和排比句、对偶句的大量使用。如第二、三段都铺陈、排比了大量事实,读之令人有迎接不暇的感觉。这不仅使文章论据充实,而且使人感到理直气壮,大大加强了文章的气势。铺陈要有变化,否则就会使人产生堆砌、繁琐、臃肿之感。《谏逐客书》的铺陈是注意变化的,这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1、角度的变化。铺陈同类和类似事物时,要注意角度的挪移、侧重点的选择,以突出其特征。如第二段连写四位君王“以客之功”,就各取一个主要角度:穆公用客卿强调人才来自四面八方,重在广纳人才;孝公用客卿,从思想、政治、经济、军事方面全面论述,重在变法治国;惠王用客卿,以连衡打破合纵,侧重于四面扩张;昭王用客卿,“废穰侯、逐华阳”,侧重于打击豪门。其实四位君王在重用客卿上,提倡耕战、富国强兵,对外扩张,有许多共同之处。这里有意避同取异,显得各有千秋。角度的变化既突出了各自的主要特点,又避免了雷同。

2、句式的变化。如第三段中,在铺陈大量珍宝时,就采取了多变的句式,铺陈珍宝一共用了两个长句,写了十四、五种东西。“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树灵鼍之鼓。……而陛下悦之,何也?”在这一句中,前面先用七个动宾结构,极力铺陈,而且是肯定性的铺陈。接着用一个反问句“……何也?”又把前面的铺陈全面提领起来。下一句是“必秦国之所生然后可,……西蜀丹青不为采。”在这里则是先用一个假设句总提,然后连用六个主谓句进行铺陈,而且是否定性铺陈。这两句都是铺陈珍宝,但一个是先铺陈后反问;一个是先假设,后铺陈;一个是肯定性动宾结构铺陈,一个是否定性主谓结构铺陈。对美色的铺陈也有所变化,不一一例举了。总之,由于铺陈中同中有变,变中有同,所以使大量铺陈错综复杂又一气贯通,既恣肆又严谨,读之但觉势如奔马,而又不觉得繁琐、累赘。

3、用词的变化。如第二段写穆公八方求士,用“取”、“得”、“迎”、“来”四个近义词,实际含义一样。由于变化就避免了重复。写惠王的四面扩张,连用“拔”、“并”、“收”、“取”、“包”、“制”、“据”、“割”、“散”九个动词,灵活多变。第三段写秦王获取珍宝,用“致”、“有”、“垂”、“服”、“乘”、“建”、“树”七个动词,分别与一定名词搭配,贴切自然。这些都是用词的变化。

与上面所说的铺陈手法的变化相关联的是本文在语言上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排比句的大量运用。凡是铺陈一般都要用排比句。如第二段中写穆公四处招贤,写惠王四面扩张,都用了排比句。第三段中铺陈珍宝、美色,排比句用的更多。论证中的排比句也很多,自己找。

排比句接踵而来,尤如长江波涛滚滚不断,使文章寓意流长,气势充沛,有很大的感染力。同时不少排比句中还有对偶的特点,字数相等,词性相属,虚实相映,成双成对,更增加了句式上的对称美和音调节奏感。如“却客而不内,疏士而不用”;“国无富利之实,秦无强大之名”;“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泰山不让土埌,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虽然句子很长,也是对偶。“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很短,但也是对偶。“弃黔首以资敌国,却宾客以业诸侯”等,都是。

总之,本文综合运用铺陈、排比、对偶的修辞方法,使全文句式整齐,文字优美,音节铿锵,朗朗上口,有不少赋的特点。另外,这些铺陈、排比手法感情充沛,气势贯通,具有极大的感染力和说服力。因此在阐明中心论点,规劝秦王收回呈命方面起了很好作用。

李斯的文章,表现出先秦散文向汉赋的过渡,对汉赋门径的开辟有一定的影响。

综上所述,由于李斯的《谏逐客书》能抓住秦王统一天下的最大欲望,由于文章采取了让事实说话的办法,由于作者善于运用正反论证和对举的说理方法,也由于铺陈、排比、对偶等修辞手法的运用,所以使整个奏书,内容流利、结构严谨,而且说理透彻,论证有力,语言精彩,音调铿锵,因而产生了极大的感染力、说服力,因而也就说服了秦王。这篇奏书所以能够流传千古,基本的道理就在于此。

最后,由于课本注释比较简略,有几个难句没有注释,前面虽已讲过,但在这里再强调一下:

“百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乐用”,按现代汉语来看,是愿意的意思。古代则不然,是“乐于被用”的意思。即你用它,它很高兴。而且正因为你用它,感到高兴,就叫“乐用”。可译成“乐于被使用”,意思是“乐于为国家效力。”“治”,现代一般用作动词,如治国、治水。古代除用作动词外,还用作形容词。这里即是形容词。“治”,一般指国家治理的好,太平兴盛。“治”与“乱”相对,如治事、乱事。

“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却”,在现代汉语中主要表转折连词,但在古汉语中,主要是动词,用作不及物动词时,是“退却”的意思;用作及物动词时是“使……退却”,即“拒绝”的意思。《谏逐客书》中用的都是拒绝的意思。“明”,使动用法,使徳明,使功徳昭著。

“却宾客以业诸侯”。“业”,本是名词,事业、功业的意思。这里用作动词,理解这词要分两步走:(1)名词用作动词,就是建立功业的意思;(2)在这里又是使动用法,“使……建立功业”的意思。因此全句可译成“拒绝宾客,而使诸侯成就功业。”

“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这是个难句,虽然没难字,但意义很难理解。有的书上注解:“只图眼前的愉快,观赏起来适宜罢了。”这是不符合上下文意的。“快意”,使人心意愉快的东西。“当前”,摆在面前,放在眼前。还有“应当放在首位”的意思。“适观”,适合观赏;使观赏适宜。全句意,把使人心意愉快的东西摆在首位,是为了更适合观赏罢了。也可译为,当使人愉快的事物摆在面前的时候,总是选取那些最能使观赏适宜的罢了。总之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不管是本国的还是异国的,只要最能使人心意愉快的事物,首先选取它。李斯从秦王所喜爱的珍宝、美色、音乐中得出结论,目的是为了与逐客卿形成对比,如果不构成这一对比,那肯定是翻译中没能传达出原意。
阿放 2009/11/19 10:01:1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