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买花

[白居易人物]  [白居易诗词]  [隋唐]
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
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
贵贱无常价,酬直看花数:
灼灼百朵红,戋戋五束素。
上张幄幕庇,旁织笆篱护。
水洒复泥封,移来色如故。
家家习为俗,人人迷不悟。
有一田舍翁,偶来买花处。
低头独长叹,此叹无人喻: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题解

这首诗是白居易有名的《秦中吟》十首之一,构思于“贞元、元和之际”,落笔于元和三年(808)或四年。当时,白居易在长安任左拾遗、翰林学士。

《秦中吟》序:“贞元、元和之际,予在长安,闻见之间,有足悲者。因直歌其事,命为《秦中吟》。”元和六年至九年间,白居易《伤唐衢》(其二):“忆昨元和初,忝备谏官位。是时兵革后,生民正憔悴。但伤民病痛,不识时忌讳。遂作《秦中吟》,一吟悲一事。贵人皆怪怒,闲人亦非訾。天高未及闻,荆棘生满地。”元和十年《与元九书》又说:“闻《秦中吟》,则权豪贵近者相目而变色矣……诸妓见仆来,指而相顾曰:此是《秦中吟》、《长恨歌》主耳。”《编集拙诗成一十五卷因题卷末戏赠元九李二十》云:“一篇《长恨》有风情,十首《秦吟》近正声。”长庆四年(825),元稹《白氏长庆集序》云:“因为《贺雨》、《秦中吟》等数十章,指言天下事,时人比之风、骚焉。……乐天《秦中吟》、《贺雨》讽谕等篇,时人罕能知者。”

从上述来看,似乎白居易对《秦中吟》的鼓吹更为用力,而且就当时的流传和社会影响而言,《新乐府》好像也略逊一筹。这大概一是因为:《秦中吟》落笔于元和三年或四年,脱稿较早,《新乐府》则虽始撰于元和四年,随后便流传了出去,但直到元和七年仍在改定,《新乐府序》也是作于元和七年;二是因为:《新乐府》受到李绅、元稹的启发,是酬和二人之作,而《秦中吟》则是自己有感而发,“闻见之间,有足悲者,因直歌其事”。

句解

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

京城的春季将要过去,大街小巷来来往往奔驰着喧闹不已的车马。都说是牡丹盛开的时节,呼朋引伴、争先恐后地赶去买花。开头用“帝城”点明地点,用“春欲暮”点明时间。“春欲暮”之时,农村青黄不接,农事又加倍繁忙之际,皇帝及其臣僚所在的长安城中,却忙于“买花”。“喧喧”属于听觉,“车马度”属于视觉,二者将笑语欢呼的情景与车马杂沓的画面同时展现,可谓声态并作。

以上四句写“买花去”的场面,为下面写以高价买花与精心移花作好铺垫。

贵贱无常价,酬值看花数。灼灼百朵红,戋戋五束素

贵贱没有固定的价格,还价要看花朵的数目。鲜艳的红花一百朵,价值二十五匹帛。这是写驱车走马的富贵闲人为买花而挥金如土。“戋戋”,委积貌,形容二十五匹帛堆积起来的庞大体积。“五束素”,即二十五匹帛。

上张幄幕庇,旁织笆篱护。水洒复泥封,移来色如故。

在花的上面张起帷幕遮盖,周围还编起篱笆保护。为花枝洒上水,给树根封上泥,移栽过来,颜色依然如故。既然买花能挥金如土,那么移花之珍若珠宝,也就不言而喻了。

家家习为俗,人人迷不悟

家家以弄花为习俗,人人执迷不悟。诗的前面只作客观描绘,直到“人人迷不悟”,才表露作者的倾向性。不过,“迷不悟”的确切含义是什么,仍有待于进一步点明。白居易的有些讽谕诗,往往在结尾抽象地讲道理,发议论。这首诗却避免了这种情况。

有一田舍翁,偶来买花处。低头独长叹,此叹无人谕

有一个种田的老汉,偶然来到买花的地方。看着这一切,不禁低下头深深地叹息。只是这叹息,没有人去领会。在热闹喧哗的买花场景中,诗人不失时机地推出老农低头长叹的特写镜头,以极其鲜明强烈的对比,揭示了当时社会“富贵闲人一束花,十户田家一年粮”的贫富差距。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一丛颜色浓艳的牡丹花,花价足抵得十户中等人家所纳的赋税。结尾从田舍翁低头长叹中挖掘出潜台词,使读者恍然大悟:那“田舍翁”正是买花钱的实际负担者!推而广之,买花者的衣食住行,不都来源于从劳动人民身上榨取的赋税吗?这两句尖锐地反映了剥削与被剥削的矛盾,揭露深刻,讽刺辛辣,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评解

与白居易同时的李肇在《唐国史补》里说:“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执金吾铺官围外寺观,种以求利,一本有直(值)数万者。”这首诗通过对“京城贵游”买牡丹花的描写,揭露了社会矛盾的一些本质问题,表现了具有深刻社会意义的主题。诗人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从买花场景中发现了一位别人视而不见的“田舍翁”,从而触发灵感,完成独创性的艺术构思。敢用自己的诗歌创作谱写人民的心声,这是十分可贵的。

《秦中吟》与《新乐府》不仅体现出共同的讽兴时事的乐府精神,而且在内容上也可相互参照。如这首《秦中吟·买花》就与《新乐府·牡丹芳》主旨相仿,不过前者“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之句,更显惊警。

(陈才智)
阿放 2009/11/28 10:52:02
与白居易同时的李肇在《唐国史补》里说:“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执金召铺宫围外寺观,种以求利,一本有值数万者。”这首诗,通过对“京城贵游”买牡丹花的描写,揭露了社会矛盾的某些本质方面,表现了具有深刻社会意义的主题。诗人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从买花处所发现了一位别人视而不见的“田舍翁”,从而触发了他的灵感,完成了独创性的艺术构思。

全诗分两大段。“人人迷不悟”以上十四句,写京城贵游买花;以下六句,写田舍翁看买花。

一开头用“帝城”点地点,用“春欲暮”点时间。“春欲暮”之时,农村中青黄不接,农事又加倍繁忙,而皇帝及其臣僚所在的长安城中,却“喧喧车马度”,忙于“买花”。“喧喧”,属于听觉;“车马度”,属于视觉。以“喧喧”状“车马度”,其男颠女狂、笑语欢呼的情景与车马杂沓、填街咽巷的画面同时展现,真可谓声态并作。下面的“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是对“喧喧”的补充描写。借车中马上人同声相告的“喧喧”之声点题,用笔相当灵妙。

这四句写“买花去”的场面,为下面写以高价买花与精心移花作好了铺垫。接着便是这些驱车走马的富贵闲人为买花、移花而挥金如土。“灼灼百朵红,戋戋五束素”,一株开了百朵花的红牡丹,价值竟相当于二十五匹帛,其昂贵何等惊人!那么“上张幄幕庇,旁织笆篱护,水洒复泥封,移来色如故”,其珍惜无异珠宝,也就不言而喻了。

以上只作客观描绘,直到“人人迷不悟”,才表露了作者的倾向性;然而那“迷不悟”的确切含义是什么,仍有待于进一步点明。白居易的有些讽谕诗,往往在结尾抽象地讲道理、发议论。这首诗却避免了这种情况。当他目睹这些狂热的买花者挥金如土,发出“人人迷不悟”的感慨之时,忽然发现了一位从啼饥号寒的农村“偶来买花处”的“田舍翁”,看见他在“低头”,听见他在“长叹”。这种极其鲜明、强烈的对比,揭示了当时社会生活的本质。诗人不失时机地摄下了“低头独长叹”的特写镜头,并从“低头”的表情与“长叹”的声音中挖掘出全部潜台词:仅仅买一丛“灼灼百朵红”的深色花,就要挥霍掉十户中等人家的税粮!这一警句使读者恍然大“悟”:那位看买花的“田舍翁”,倒是买花钱的实际负担者!推而广之,这些“高贵”的买花者,衣食住行,不都来源于从劳动人民身上榨取的“赋税”!诗人借助“田舍翁”的一声“长叹”,尖锐地反映了剥削与被剥削的矛盾。敢用自己的诗歌创作谱写人民的心声,这是十分可贵的。
阿放 2009/11/28 10:52:12
更多
  • 白居易 的其他诗词  [更多]
  • 汉皇①重色思倾国,御宇②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 …
  • 钱塘湖春行①孤山寺北贾亭西②,水面初乎云脚低③。几处早莺争暖树④,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⑤,绿杨阴里白沙堤⑥。
  • 长相思①汴水流②,泗水流③,流到瓜洲古渡头④,吴山点点愁⑤。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凄凄满别情。
  • 江楼晚眺,景物鲜奇,吟玩成篇,寄水部张员外①淡烟疏雨间斜阳,江色鲜明海气凉。蜃散云收破楼阁②,虹残水照断桥梁。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好著丹青图写取③,题诗寄与水曹郎由。
  • 琵琶行①并序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②。明年秋,送客湓浦口③,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④。问其人,本长安倡女⑤,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⑥,年长色衰,委身贾人妇⑦。遂命酒⑧,使快弹数曲 …
  •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 …
  •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 题岳阳楼①岳阳城下水漫漫②,独上危楼凭曲阑③。春岸绿时连梦泽④,夕波红处近长安。猿攀树立啼何苦,雁点湖飞渡亦难。此地唯堪画图障⑤,华堂张与贵人看。
  • 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
纽新优品